<th id="s95yg"></th>

<tbody id="s95yg"><pre id="s95yg"></pre></tbody>
    1. <rp id="s95yg"><object id="s95yg"><input id="s95yg"></input></object></rp>

      <th id="s95yg"></th>
      <progress id="s95yg"><big id="s95yg"><noframes id="s95yg"></noframes></big></progress>
      <button id="s95yg"><acronym id="s95yg"><menuitem id="s95yg"></menuitem></acronym></button>
      “哥們兒”成為紀律防線的“潰堤蟻穴”
      文章類型:以案警示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日期:2015-12-07  

      “哥們兒”成為紀律防線的“潰堤蟻穴”
      ——貴州省黔東南州原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王家黔腐敗警示錄

       

        王家黔出生在貴州省遵義縣,從小他就向往成為一名光榮的人民警察。

        1984年,王家黔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貴州省警察學校,愛好散打、唱歌且頗具才華的他很快在警校班級里脫穎而出,被選為班長,并擔任學生會干部。警校畢業后,各項成績均優異的王家黔被貴州省公安廳看中,留在了公安廳工作。2008年,44歲的王家黔被提拔為副廳級干部,擔任省公安廳指揮中心主任。兩年后,46歲的王家黔被委以重任,擔任黔東南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

        經驗豐富、年富力強,組織上給了王家黔發揮自己才能的舞臺,他卻知紀違紀,在“哥們兒”的奉承討好中,喪失原則、突破底線,最后身敗名裂。

        王家黔落馬后,社會輿論一片嘩然,處在重要位置上,頂著“一等功”勛章的功臣,怎會成為了階下囚?殊不知,黨紀面前,人人平等,黨紀的高壓線,怎能容忍知紀違紀、肆意踐踏?!

        從同學到“哥們兒”,紀律拋在腦后

        王勝國,王家黔警察學校的同學,畢業后分配到凱里市公安局。“他和我一樣,喜歡散打,在學校我們就在一個隊里經常訓練,人較內向,但精干、心細。”王家黔這樣評價他的這個同窗。

        2010年,從王家黔調任黔東南州公安局局長的第一天開始,畢業之后從未聯系的王勝國便主動攀關系,以同學身份給王家黔接風洗塵。而此時的王勝國,早已不是一名人民警察,2003年,王勝國因違紀被凱里市公安局清除出公安隊伍,從此下海經商,是凱里當地有名的“秀吧”“品客吧”等娛樂場所的老板。

        同學間的推杯換盞,打著敘舊的同窗之誼,掩蓋了王勝國拉攏腐蝕王家黔的真正目的。王勝國想盡一切辦法為王家黔的生活起居提供照顧,一日三餐,生活日用品,買這買那,從來不讓王家黔操心。黔東南州公安系統和政法系統都知道,王家黔有那么幾個好友,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醉生夢死”。而這種同學聚會也從最初一起吃飯喝酒的全是同學,逐漸演變為只有王勝國的幾個朋友和王勝國找來的“美女”陪同吃飯。

        2010年春節前的一個夜晚,王勝國像往常一樣提著水果到王家黔的宿舍。“馬上過年了,凱里也找不到什么好買的。”王勝國將一個裝了1萬元的信封連同水果遞給了王家黔,在反復推辭之后,王家黔收下了他到黔東南任職之后的第一筆錢,紀律防線就此失守。“他成為了打開我紀律大堤的蟻穴。”王家黔回憶說。

        從此之后,兩人關系更進一步。喜歡喝酒、唱卡拉ok的王家黔,沉迷于享樂之中,早已把紀律拋在了腦后。為讓王家黔“舒心”,王勝國不惜高價從外地找來漂亮小姐,陪王家黔“共度良宵”。

        在王家黔心里,王勝國精明能干,是經營娛樂場所的正規老板,為人慷慨、豪邁、仗義疏財,王勝國不但是自己的同學,而且是戰友、是知己,更是“哥們兒”。王家黔對王勝國無比信任,收受來的贓款,從不避諱王勝國。只要收來的錢把家里的保險柜裝滿,王家黔就叫王勝國來家里清點,然后由王勝國帶走替他打理投資。短短四年時間,王勝國就給王家黔保管贓款合計440萬元人民幣。

        狐假虎威,“猛虎”成為“病貓”

        然而,王家黔信錯了人。

        王勝國,何許人也?雖然早已不是公安干警了,但在黔東南,沒有哪個公安干警不認識他;雖然不是腰纏萬貫的老板,但凡是在黔東南州經營娛樂場所的老板,沒有哪個不巴結他。社會上有傳言,如果能請王勝國吃頓飯,就已經是天大的面子,如果能有王勝國入股娛樂場所,就有了“免死金牌”,絕對高枕無憂。

        2014年3月,接到無數舉報線索的貴州省公安廳展開秘密行動,將王勝國入股的凱里某賭場幕后老板顏某抓獲。

        王家黔得到消息后坐不住了,嚴重違反紀律,采取各種方法打探消息,并悄悄安排王勝國為顏某在公安系統的好友——凱里市公安局副局長邢某(另案處理)通風報信。

        王家黔一直以為,自己是2014年凱里“1·13”爆炸案偵破工作榮立“一等功”的功臣,戰功顯赫,組織上是不會拿自己開刀的。但為了安全起見,他也與情婦悄悄商議好了今后對付組織調查的各種方案,視政治紀律如無物。

        直到王勝國被捕,王家黔才恍然大悟,原來組織的行動一切都是針對自己而來。在被采取辦案措施的前一天晚上,王家黔抱頭痛哭,“我當時頓感天昏地暗,天塌下來了,一切都完蛋了。”

        在與王勝國交往的四年時間里,王勝國不斷將社會上的狐朋狗友介紹給王家黔認識,然后借請王家黔和公安系統的干部吃飯喝酒、唱卡拉ok之機,顯擺自己與王家黔的關系。

        一方面,王勝國通過這種方式,讓社會上的兄弟們知道,黔東南州公安系統的一號人物是我的“哥們兒”;另一方面,也讓黔東南州公安系統的干部知道,我的后臺很硬,是公安系統一把手的親密朋友。而王家黔,也沉迷其中,對王勝國及其“好友”所送的錢,毫不客氣地照單全收。經查,他四次收受凱里某賭場負責人吳某現金共25萬元,八次收受某賭場負責人顏某現金共26萬元。

        好一幕狐假虎威的現實版本!

        有了“大靠山”,王勝國放心地將自己入股電玩城、娛樂城等各種情況告知王家黔,請他多多關照。在黔東南州公安系統打擊黃賭毒的各項行動中,凡是有王勝國入股的場所,都一次又一次逃避了懲處。

        不僅如此,2012年初,王勝國給王家黔說:“你安排我投資打理的那些錢,我入股了50萬在凱里一家洗浴城。”王家黔便心里有數了。這之后,當有群眾舉報該洗浴城涉黃時,王家黔便違反紀律,把近期公安機關開展掃黃行動,不能再經營涉黃業務的消息透露給王勝國,王勝國立刻安排該洗浴城暫停涉黃部分的營業,又一次躲過了公安系統的檢查,而風聲一過,一切依舊。

        與王勝國稱兄道弟后,王家黔很是開心,因為他的手機里,每月都會準時收到王勝國給自己發來的短信,提示王家黔投資的錢,該月又收入多少多少,數字精確到了圓角分。

        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紀律無形,卻最精準。自認為辦事謹慎的王家黔,卻“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直到東窗事發,他才醒悟,原來自以為是在打“擦邊球”,其實早已突破了紀律的底線,悔之晚矣。

        知紀違紀,嚴重違紀一再上演

        有了第一次違紀的經歷,不加警醒,自然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2012年下半年,黔東南州公安局業務技術及辦公用房項目即將對外招投標,黔東南州某建筑工程公司經理何某得知這個消息后,通過王勝國幫忙,請王家黔將該工程交給其承建。

        此時,王家黔腦中已沒有一丁點兒紀律意識,但凡王勝國開口的事情,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他爽快地答應了。之后,為感謝王家黔的幫助,何某分兩次通過王勝國送給王家黔共200萬元,王家黔囑咐錢由王勝國“代為保管”。王家黔為自己的安排自鳴得意,因為錢沒過自己手,安全!而交給王勝國打理,還可以每月獲得投資收益。

        1998年就和王家黔認識的貴州某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長葉某,在王家黔任黔東南州公安局局長后,向王家黔提出想到黔東南發展,承接工程,王家黔表示支持。之后王家黔在飯局上介紹葉某與時任凱里市消防大隊的領導和某縣公安局局長等人認識。并多次違反工作紀律,給這些人打招呼,要求關照葉某在黔東南承接工程。很快,葉某就獲得了凱里市消防大隊辦公樓裝修工程及某縣公安局業務用房水電消防安裝工程等項目,為此,葉某分三次送給王家黔共計6萬元人民幣和價值46萬元的奧迪轎車一輛。

        欲望的閥門一旦打開,就有如打開了“潘多拉魔盒”,王家黔再也收不住手,一步一步地墜入了嚴重違紀的深淵。

        王家黔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工作紀律和廉潔紀律,公然插手案件查辦,親自給基層的公安局局長打招呼,要求按照“組織意圖”查辦案件,不然就是不講政治,為此,收受貴州省公安廳經偵大隊黃某(另案處理)10萬元。

        王家黔嚴重違反組織紀律和廉潔紀律,在干部調整、干部交流使用上,收受下屬的賄賂,為這些偷奸耍滑的干部提拔使用和交流任用提供幫助。一些有能力有水平,扎扎實實干事的公安干警,因為沒有給王家黔送錢,永遠也得不到提拔和重用。王家黔的所作所為,飽了自己私囊,卻寒了干部群眾的心。

        王家黔嚴重違反生活紀律,包養情婦,腐化墮落,影響惡劣。多行不義必自斃。2015年5月18日,貴州省安順市中級人民法院對王家黔受賄案開庭審理。檢方指控王家黔在擔任黔東南州原州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賄賂折合人民幣共計484萬元人民幣。王家黔當庭認罪。

        這位曾經在2014年震驚全國的凱里“1·13”爆炸案偵破過程中榮立“一等功”的功臣,剛剛步入事業的巔峰便鋃鐺入獄,人生就此慘淡落幕。

        執紀者說

        子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領導干部交友本是常事,可如果不加甄別,不懂自律,則很容易被酒肉朋友“帶進溝里”。王家黔就是其中的典型。

        “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即與之化矣。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亦與之化矣。”交上一個好朋友,就多了一面鏡子,多了一個參謀;交上一個壞朋友,就等于雪入墨池,雖溶于水,其色越污。王家黔交友不慎,貪圖享樂,被“哥們兒”的“糖衣炮彈”擊倒,教訓何其深刻。

        黨員領導干部,必須自覺凈化自己的朋友圈、社交圈、生活圈,不交無德之人、不交無義之人、不交無恥之人,自律自省自重,始終做到兩袖清風,永葆共產黨人的本色。(張永嵩)

       

      主辦:中共岑溪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岑溪市監察委員會   桂ICP備14006758號   桂公網安備 45048102000003號
      地址:廣西岑溪市岑城鎮大中路62號 郵編:543200   
      投稿郵箱:cxxj0609@163.com 聯系電話:0774-8238082

      缅甸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