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s95yg"></th>

<tbody id="s95yg"><pre id="s95yg"></pre></tbody>
    1. <rp id="s95yg"><object id="s95yg"><input id="s95yg"></input></object></rp>

      <th id="s95yg"></th>
      <progress id="s95yg"><big id="s95yg"><noframes id="s95yg"></noframes></big></progress>
      <button id="s95yg"><acronym id="s95yg"><menuitem id="s95yg"></menuitem></acronym></button>
      補償款成“唐僧肉” 征地辦變“地鼠窩”
      文章類型:以案警示  來源:廣西紀檢監察網  發布日期:2016-03-01  

          廣西北海市銀海區土地房屋征收管理辦公室部分工作人員伙同個別鎮村干部和社會人員,內外勾結、瘋狂造假——
      補償款成“唐僧肉” 征地辦變“地鼠窩”
       
       
        廣西壯族自治區北海市銀海區紀委近日通報了該市第一起騙取國家征地補償款窩案:區土地房屋征收管理辦公室(以下簡稱征地辦)部分工作人員伙同個別鎮村干部和社會人員騙取國家征地補償款,涉案金額達583萬元。

        這一窩案中,共有16人受到黨紀政紀處分或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包括區征地辦干部9人,鎮干部1人,社區干部2人,社會人員4人。其中11人被依法判刑,3人被開除黨籍,1人被開除公職,1人被予以黨內警告處分。

        心理失衡 私欲膨脹

        北海市近年征地拆遷項目較多,有的涉及數千萬元征地拆遷補償款。在銀海區這一窩案中,就涉及銀灘大道續建、金春路征地搬遷、大冠沙污水處理廠等多個征地拆遷項目,1244畝土地、343戶群眾、7875萬元征地補償款。

        “涉案人員長期工作在基層,工資待遇較低、工作壓力較大。由于工作關系,部分涉案人員經常與一些企業老板打交道,看到他們整天過著燈紅酒綠的生活,心理逐漸失衡。在面對從自己手中流出的成千上萬的征地補償款時,他們沒有經得起誘惑,最終鋌而走險。”銀海區紀委常委吳華介紹,涉案16人中,除4名社會人員外,只有銀灘鎮財政所所長蔡傳東1名副科級干部,其他如區征地辦負責人、區征地辦出納、銀灘鎮南澫社區黨支部書記等人,都是“小官”。他們曾深受村民信賴,卻因私欲膨脹,成為人人深惡痛絕的“地鼠”。

        以銀海區征地辦原負責人潘光旭為例。年僅27歲的潘光旭經常和社會上的一些“朋友”賭博,欠了十幾萬元。為償還賭債,使自己過得舒適光鮮一些,他開始在征地補償款上打主意。2012年12月至2013年5月,他先后三次騙取國家征地補償款共306萬余元。他拿這些錢償還了賭債,并給自己買了一輛價值40多萬元的寶馬汽車。

        內外勾結 瘋狂造假

        這些“地鼠”是如何騙取到國家征地補償款的呢?

        據介紹,該窩案的大部分案件都是征地辦工作人員與被征地居民內外勾結完成的,并且內部人員起到了關鍵作用。

        有的是征地辦工作人員找到村民讓其提供虛假身份證件,然后征地辦工作人員偽造相關材料來騙取國家征地款。潘光旭曾與社會人員張均勇合謀,讓村民曾偉龍提供兩張身份證復印件,潘光旭再偽造材料,最終騙得166萬元。其中,潘光旭分得70萬元,張均勇分得81萬元,曾偉龍分得15萬元。

        有的是征地辦工作人員與村干部合謀騙取。征地辦工作人員蘇軍在負責銀海區冠嶺二期工程回建項目時,與銀灘鎮南澫社區黨支部書記符強、副書記黃永合謀,由符強、黃永提供虛假身份證件來騙取國家征地補償款,兩次共騙取9.8萬元。蘇軍分得4.5萬元,符強分得2.8萬元,黃永分得2.5萬元。

        有的是被征地居民通過關系找到征地辦工作人員,“共同謀利”。村民林光興為了使其名下的兩條已被征用并獲得補償的排污管再次獲得補償,便找到熟人蔡傳東,讓其幫忙向征地辦工作人員蘇軍說情。經過蘇軍的“運作”,林光興又獲得8.6萬元補償款。事后,蔡傳東得到3.5萬元“感謝費”,并分給蘇軍1.5萬元。

        據紀律審查人員介紹,這一窩案中充斥著各種造假行為,且極為隱蔽。

        征地辦工作人員李曉貴、黃祖安在負責金春路征地搬遷項目時合謀,由李曉貴提供虛假的被征地群眾身份證件,偽造全套相關材料,虛構補償款13萬余元。后兩人瓜分了這筆錢。

        征地辦工作人員陳波、葉永香在負責銀灘大道續建項目時,私自在兩名被征地居民的補償款上增加2.2萬元,之后各分得1.1萬元。

        潘光旭利用負責北海市委黨校征地項目的職務便利,偽造相關征地補償材料后,找人模仿領導簽名,從而獲得“領導同意撥付資金”的審批表,以此騙取國家征地補償款。案發后,辦案人員從潘光旭車中搜查出假印章達39枚。

        深挖細查 堵塞漏洞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2013年5月,銀海區紀委接到群眾對潘光旭和區征地辦出納賴小云的舉報。因問題重大,該區紀委第一時間向北海市紀委作了匯報。市紀委立即安排展開調查。

        面對調查,潘光旭起初不僅矢口否認,還編造謊言混淆視聽,態度頑固。對此,紀律審查人員迅速調整策略,進行“攻心”。在強大的心理攻勢下,潘光旭很快交代了自己的違紀事實,并舉報了征地辦幾名工作人員的違紀事實。

        “案件的發生,不僅暴露了少數基層干部缺少法紀意識、追求物質享受等問題,也暴露了基層部門監管不到位、制度不健全,審核不嚴、監督形同虛設等缺陷。”北海市紀委有關負責人介紹,按照工作流程,征地工作應該由兩名征地辦工作人員相互監督、共同完成,再將材料交給相關人員審核。但在這一窩案中,卻常常由一個人獨自完成。負責審核簽批的領導對征地標準的把握、材料真假、面積大小等情況不進行實地審查就盲目簽字蓋章。如此“和諧”的氛圍、如此缺位的監督,使得涉案人員能夠毫無顧忌地騙取國家征地補償款。潘光旭就曾對紀律審查人員說,“如果紀委不查我,我拿1000萬都沒人知道。”

        如何從中汲取教訓,防止類似案件發生?北海市紀委在全市范圍內對征地拆遷工作流程進行梳理,深挖細查問題線索,并發現又一起窩案。銀海區紀委加強警示教育,引導黨員干部樹立正確的人生觀、權力觀、金錢觀。銀海區征地辦則從領導崗位職責、財務管理等方面制定了13項制度來規范征地搬遷工作,并在征地辦內部設立監察股,對征地審核、協議簽訂、補償款發放等程序進行嚴格監督審核。

       

       

      主辦:中共岑溪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岑溪市監察委員會   桂ICP備14006758號   桂公網安備 45048102000003號
      地址:廣西岑溪市岑城鎮大中路62號 郵編:543200   
      投稿郵箱:cxxj0609@163.com 聯系電話:0774-8238082

      缅甸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