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s95yg"></th>

<tbody id="s95yg"><pre id="s95yg"></pre></tbody>
    1. <rp id="s95yg"><object id="s95yg"><input id="s95yg"></input></object></rp>

      <th id="s95yg"></th>
      <progress id="s95yg"><big id="s95yg"><noframes id="s95yg"></noframes></big></progress>
      <button id="s95yg"><acronym id="s95yg"><menuitem id="s95yg"></menuitem></acronym></button>
      木竹果
      文章類型:清風文苑  來源:廣西紀檢監察網  發布日期:2017-01-03  

            在故鄉,有一種果實,如拇指般大小,酸甜適中,吃后開胃消滯,故深受父老鄉親喜愛,這種果叫木竹果。


        我到城里工作的第一年,立春過后,父親特地和我在祖屋的前后各種了一棵。由于我在城里,不怎么回鄉,管護及施肥就交給父親。四年后,兩棵木竹果樹開始掛果,深秋時節,父親捎話,讓我回家看看。


        只見種在屋前的那果樹結出的果實雖然色澤橙黃,但瘦小,不起眼。看到這些果子,我不屑一顧。


        我穿過老屋廳堂,進入小巷,來到院子后面的那棵果樹前,仰望果樹,可見碩果累累,燦燦金黃,令我直咽津。這果實明顯比屋前那棵樹的果子要大得多,也好看得多。


        一樣的果樹,結出不一樣的果。


        我拿起一根竹竿,朝著這棵樹的金黃果子拍打,竿起果落,拾起一只,剝皮入口。“怎么這果那么澀酸?一點兒甜的味道都沒有……”我眉頭緊皺,酸澀得令我眼睛幾乎睜不開。


        隨后,我又來到房前這棵并不起眼的木竹果樹,拿著那根竹竿拍打它,十幾只果應聲落地。我拾起一捧果在手,拿一只剝皮放入嘴,品質好,口感佳,“呵呵,酸甜適中,味道太好了!”驚奇得使我叫出聲來。一下子,我吃掉一捧果子。


        一樣的果樹,結出不一樣的味道。


        “為何同時種植的兩棵果樹,結出的卻是味道不同的果子呢?”我不解地問父親。


        父親捋著蒼白的頭發說,房前的這棵樹,在屋前,如果施農家肥,氣味大,有臭氣,所以不施肥,但土地的肥分已經完全滿足它生長的所需,結出來的果子自然好吃;屋后那棵樹,因為旁邊就堆積了些豬牛糞,條件使然,果樹把根須伸了過來,扎在肥中,隨意汲取,結出來的果子自然碩大,但味道也自然不會好。


        聽了父親的話,我先是一愣,后恍然大悟。果樹如此,人亦然。


        “離這些東西太近了。”父親把那些肥料搬移到另一地方,那棵果樹病恙恙地過了半年。到深秋時節,竟也起死回生,兩棵果樹結出來的果實不相上下,每枚果子像拇指那樣大小,摘下嘗過,香氣濃,風味佳,味道純正,入口酸酸甜甜,吃后齒頰留香。


        父親說:“人也一樣,特別是慢慢長大,工作了,有些東西離得太近,看似好,實則壞。”望著滿臉皺紋的父親、望著含辛茹苦給我最好條件供我上學的父親,我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便淚流滿面。


        此后,我一路向前走,一路對身后望著我的父親說:“父親啊,我明白,兒子明白……”(李智聰)

       

       

       

       編輯:羅杰中

      主辦:中共岑溪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岑溪市監察委員會   桂ICP備14006758號   桂公網安備 45048102000003號
      地址:廣西岑溪市岑城鎮大中路62號 郵編:543200   
      投稿郵箱:cxxj0609@163.com 聯系電話:0774-8238082

      缅甸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