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s95yg"></th>

<tbody id="s95yg"><pre id="s95yg"></pre></tbody>
    1. <rp id="s95yg"><object id="s95yg"><input id="s95yg"></input></object></rp>

      <th id="s95yg"></th>
      <progress id="s95yg"><big id="s95yg"><noframes id="s95yg"></noframes></big></progress>
      <button id="s95yg"><acronym id="s95yg"><menuitem id="s95yg"></menuitem></acronym></button>
      8年鯨吞3680萬元 接待辦主任 緣何成“大貪”
      文章類型:以案警示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日期:2018-03-07  

          2014年11月,中央第一巡視組向廣西壯族自治區反饋了巡視整改意見。其中,一條關于南寧高新區公務接待費異常的舉報件,轉交到了南寧市紀委領導的手中。通過走訪調研、查詢賬目,紀委干部驚訝地發現,這個工業規模總產值占南寧市三分之一的國家級高新區,幾乎所有的公務接待都由一個人說了算。驗收人是她,收款人還是她——南寧高新區接待辦原主任丘朝陽。

          經查,2007年10月至2015年10月,丘朝陽利用管理單位公務接待工作及接待費用結算、報賬的職務便利,在沒有發生真實公務接待的情形下,虛開發票非法套取公款共計3680萬元。丘朝陽最終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并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

          接待辦主任,這個特殊崗位究竟有何特殊之處,又存在哪些監管漏洞呢——

          缺乏規范的公務接待機制,給丘朝陽帶來廉政風險的同時,也為其提供了瞞天過海的機會。

          2005年9月,丘朝陽作為部隊優秀骨干轉業到南寧高新區工作。因為工作細致勤懇,轉業一年后,她就被提拔為接待辦主任。

          雖是公認的領導身邊“紅人”,但丘朝陽并沒有恃寵而驕。她待人和善,再加上時不時施以小恩小惠,同事們普遍對丘朝陽的評價不錯,甚至對一些原則問題都選擇寬容與理解。

          “很少參加黨組織生活,就算來了也就是點個卯,一會兒就走。”調查中,南寧市紀委干部了解到,作為部門一把手,丘朝陽上任8年,幾乎沒有組織過黨組織活動。對此,從沒有人提出過異議。

          平素的良好表現,給丘朝陽加了不少印象分。在擔任接待辦主任期間,丘朝陽也深得領導信賴。

          “很多接待都是領導口頭指示,沒有具體的接待方案和臺賬。而且多年來,單位報接待賬都不用分管領導和部門審批。”丘朝陽在懺悔書中寫道,“我只需要讓接待辦的工作人員事先填好大量空白報賬單,至于我怎么報、報多少根本沒有人知道,猶如進了無人之境。”

          經辦人狐假虎威地扯著“領導交待”的旗號,其他人自然不敢多言、不愿多事。

          缺乏規范的公務接待機制,領導只需動動嘴皮子就可以支出公款——對于接待辦主任丘朝陽來說,這無疑帶來了不可避免的廉政風險;反觀之,也給丘朝陽瞞天過海套取公款提供了機會。

          從第一次偷偷穿插虛開的發票,到后來大量找發票套取公款,丘朝陽慢慢走上了不歸路。2010年,丘朝陽在采購公務接待用酒時認識了某酒業公司銷售經理趙某。她多次明示或暗示趙某,在實際購酒開具發票外,額外提供虛開的發票。之后,趙某搜集了大量發票,丘朝陽則按照發票票面金額的4%支付稅費給趙某。3年間,丘朝陽在沒有發生任何公務接待開支的情況下,購買發票面額達308萬元。為滿足越來越大的胃口,丘朝陽甚至找到街上一些非法中介,通過支付一定比例稅費的方式虛開公務接待發票,非法套取公款。

          制度不健全導致財務審核只能流于形式,而這樣的審核對深得領導信賴的接待辦主任丘朝陽來說,形同虛設。

          “因為財務沒有具體的接待臺賬可供核對,只能形式上審核報賬單金額和日期等基本內容。缺乏制度的有效監管,再加上套現那么容易,我就像突然間擁有了開啟金庫的密碼,想要(錢)隨時都會有,我無法抗拒金錢給我帶來的巨大誘惑……”丘朝陽回憶道。

          丘朝陽套取公款的手法其實很簡單:讓接待辦工作人員事先在空白報賬單“經辦人”一欄簽名,“物品用途”一欄填上“客商洽談”或“招商洽談”。拿到虛開發票后,丘朝陽將它們與真實公務接待產生的發票混在一起,直接拿到高新區管委會結算中心報賬。從填寫支出金額到報銷發票,過程中除了丘朝陽本人,沒有其他人可以插手。

          事實上,這只是非法套取公款的第一步,而之后的財務審核才最終決定了丘朝陽能否得手。可惜的是,從案情事實來看,財務審核并未發揮其應有的作用。8年間,丘朝陽就是以這樣的方法在高新區管委會報賬7800萬元,其中非法套取公款3680萬元。

          “會計審核的主要內容是審核發票真假、發票金額和報賬金額是否一致,報賬單上是否有經手人、驗收人、會計和領導簽字,只要形式上符合單位的財務制度,就可以開支錢款,無法核實報銷錢款的具體用途。”高新區財務人員證實說。

          事實上,報賬過程中,財務人員也對某些支出提出過疑問。但丘朝陽打著管委會領導的旗號,謊稱個別發票是用于“處理一些不方便報但仍屬于公務開支的賬”,從而騙取財務人員的信任,得以簽字報賬。

          制度不健全導致財務審核只能流于形式,而這樣的審核對深得領導信賴的接待辦主任丘朝陽來說,形同虛設。一個是打著領導旗號魚目混珠的接待辦主任,一個是礙于領導情面不愿刨根問底的財務人員,“唯上不唯制度”的行事標準往往成為監管失效的一大病因。

          任何權力都必須在制度的軌道上運行。凡是超越制度規定范疇的行為,都應當分析研判,及時發現和堵塞管理漏洞。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貪污了3680萬元,丘朝陽拿出100萬元給父親買房,拿出1630萬元給弟弟做生意,拿出1120萬元給妹妹用于投資幼兒園,余下的供個人使用。

          “有時參加單位黨風廉政警示教育,對我觸動很大,心里也很害怕,但是對金錢的貪念毀滅了我,將我廉潔自律的意識腐蝕得徹徹底底……”丘朝陽在懺悔錄中寫道。但無論是在丘朝陽本人還是其家人心中,“當官就是要發財,發財了就該為家人謀幸福”都成了人生的信條。

          很顯然,上千萬的資金已遠遠超出丘朝陽的正常收入。但她的父親卻沒有察覺,她的弟弟和妹妹沉浸于姐姐非法所得帶來的滿足感中。而丘朝陽的丈夫,對妻子的收支既不過問、也不了解,完全放任自流。

          并非赤裸裸的權錢交易,也無環環相扣的利益鏈條,一個女人僅憑一己之力就在短短8年間貪污公款3680萬元。如果說,失去監督的權力是可怕的,那么更可怕的就是你身邊所有人都對你的錯誤視若無睹。

          丘朝陽原本是個軍人,有著優良的軍人作風。她剛到高新區工作時,嚴格要求自己,工作認真負責,接待辦的工作也比較規范。但失去監督的權力必然導致腐敗。

          領導的履職盡責、下屬的善意提醒、財務的細致核查、家人的及時制止、制度的健全完善,一環扣一環,哪怕有一環起作用了,丘朝陽也不至于墜入腐敗的深淵。丘朝陽一案警醒我們,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絕非一句口號、一句空話。任何權力都必須在制度的軌道上運行。凡是超越制度規定范疇的行為,都應當分析研判,及時發現和堵塞管理漏洞。

       

       

       

       

      編輯:羅杰中 

       

      主辦:中共岑溪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岑溪市監察委員會   桂ICP備14006758號   桂公網安備 45048102000003號
      地址:廣西岑溪市岑城鎮大中路62號 郵編:543200   
      投稿郵箱:cxxj0609@163.com 聯系電話:0774-8238082

      缅甸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