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s95yg"></th>

<tbody id="s95yg"><pre id="s95yg"></pre></tbody>
    1. <rp id="s95yg"><object id="s95yg"><input id="s95yg"></input></object></rp>

      <th id="s95yg"></th>
      <progress id="s95yg"><big id="s95yg"><noframes id="s95yg"></noframes></big></progress>
      <button id="s95yg"><acronym id="s95yg"><menuitem id="s95yg"></menuitem></acronym></button>
      古典詩詞與時代同美共生
      文章類型:清風文苑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日期:2018-07-26  

          “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文化興國運興,文化強民族強”。新時代文化自信“源自于中華民族五千多年文明歷史所孕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而古典詩詞便是這源泉之一。千百年來,古典詩詞滋養著我們的精神家園,提升著我們的人格境界,今天,新時代又賦予古典詩詞新的時代內涵和價值。


        古典詩詞與這個時代同美共生,相得益彰。


        山水田園詩蘊含著和諧自然的思想


        中國古代哲學認為:“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對于天地,老莊強調自然而然的超功利精神,主張順應自然,“與天地精神相往來”,進而達到“和合”的精神境界。受此影響,中國古典詩詞中的山水田園詩蘊含著和諧自然的思想,古人的山水田園詩,一為山水佳趣,一為田園真味。


        山水佳趣,孔子曰:“智者樂水,仁者樂山。”中國人的祖先,樂山樂水。中國詩歌始祖——《詩經》中的山水元素天真可愛:“南山有臺,北山有萊。樂只君子,邦家之基。樂只君子,萬壽無期。南山有桑,北山有楊。樂只君子,邦家之光。樂只君子,萬壽無疆”,它寄寓國家昌盛的同時,也傳遞出上古質樸的山水情懷。魏晉南北朝時期,山水詩從天真邁向青春無悔,暢游山林是當時人們最時尚的休閑方式,與山水對話成為最愜意的活法。山水詩的靈魂人物謝靈運,其詩句“野曠沙岸凈,天高秋月明”空靈自如、顧盼生輝。謝朓繼承謝靈運薪火,在擔任安徽宣城太守時望江而嘆“天際識歸舟,云中辨江樹”,這與山河歲月共佳話的心態,何其灑脫!山水詩的體系非一人、一時之力,時間是最精巧的工匠。在薪火相傳之下,山水情緣在唐代達到了至臻至美的境界。唐人站在魏晉南北朝的肩頭,成就了自己的瀟灑練達、不拘一格。揣摩唐人的山水詩意,似乎能嗅到歷史的味道。受謝朓的啟發,就有了我們耳熟能詳的“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還有孟浩然的“野曠天低樹,江清月近人”,李白的“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掛前川”,時光流轉,山水情懷何其相似!這些詩人的山水佳趣,時而高昂,時而低回,白居易的江南:“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朱熹門前的小池塘:“勝日尋芳泗水濱,無邊光景一時新”,曾幾的游覽之路:“綠陰不減來時路,添得黃鸝四五聲”,他們在塑造山水意境的同時,亦打通了詩歌與自然之間的對話路徑,詩化了生活,激活了人們的心靈世界。所以,即便是“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那樣的孤獨,只要有山水為伴,依然可以清高、純粹。物質可以清貧,精神境界卻高山仰止。所以,山水佳趣之下,田園意境也就出來了。


        田園真味,這是歷代文人的精神家園。當詩人們徜徉于大自然的懷抱時,發現田園帶給他們的精神享受明顯多于感官享受。他們在山水之間生活,樂此不疲。“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陶淵明的田園在南山,不但有菊,還有一顆自在的心。陸游的“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樸素的百姓,不經意間卻造就了流傳千古的田園美感。孟浩然與故人把酒話趣,“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散發出人間溫情。當然,詩人們也難免生出“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的閑愁。所有這些瑣屑的日常,卻帶給我們扎實的安全感。想象一下辛棄疾的鄉村:“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吳音相媚好,白發誰家翁媼?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亡(讀“無”音,同“無”)賴,溪頭臥剝蓮蓬”,我們恍然大悟,每個人終其畢生而追求的,不就是這份和美的時光么?田園,這是桃花源,但它最終更是每個人的日常小日子。晚年王維不再少年意氣,他歸隱終南山,悟出“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這是否就是王維的精神家園呢?


        山水田園,這是人類社會的基本背景,也是人類在這個世界上的唯一“生命共同體”。古人的山水田園之趣,穿越歷史的塵埃,感染著這個時代,為現代生活開辟了繁忙工作之外的“半畝方塘”。所以,愛惜自然,也是愛惜我們的家園。新時代下,保護自然尤其重要:“人類必須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人類只有遵循自然規律才能有效防止在開發利用自然上走彎路,人類對大自然的傷害最終會傷及人類自身,這是無法抗拒的規律。”的確,山水是自然的饋贈,田園是人類的歸宿。在王維“當待春中,草木蔓發,春山可望”的暖意中,在“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建設美麗中國”的號召下,我們依然有“詩和遠方”可以期待。


        愛“生民”、為“家國”,這是詩詞的情感擔當


        情,是人類的精神圣殿,它集合了人類的小情思與大情懷。詩詞之情,一往而深。


        小情思,這是我們每個人都有的“親情、友情、愛情”。這些元素填充著我們的情感世界。所有人都來自母體,母愛的溫暖帶給我們足夠的安全感。還記得老母親親手縫制的衣裳嗎?唐人孟郊記得:“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孟郊有感而發的小詩一不小心感動了天下。蘇軾思念弟弟蘇轍而不能寐,月光與酒之夜,長嘆:“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世間多少別離就發生在手足之間,難舍難分。友情是親情的延伸,它時刻提醒我們活在人群中。一代才俊王勃在世二十七歲,但在有限的生命長度中,他以深邃的詩性拓寬了人生的寬度:“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王勃的友情縱橫四海、經緯交迭,陪伴著孤獨的行者,溫暖在路上。如果說,親情夯實了生命的基礎,友情延展了人生的長度,愛情呢,則增加了人生存在的厚度。關于愛情的詩歌,無論情深還是意切,它們都在人類的精神家園競相綻放。南宋詩人陸游與唐婉的愛情故事感天動地。二人本青梅竹馬,但因陸游母親的逼迫而被迫分手。幾十年的宦海生涯,陸游的內心始終割舍不掉這段情緣。他70多歲再游沈園,觸景傷情“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復舊池臺。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然而,人去園空,淚與愛交織成詩,愛在詩意中升華為永恒。當然,還有一種愛情,比生離死別更加堅定:“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這美麗心靈與天地同在,與日月同輝,就像“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那樣,千古絕唱唱到今,海不枯,石不爛。


        天下情,是使命也是擔當,愛“生民”、為“家國”,這是詩詞的情感擔當。


        民之系,在蒼生。屈原對百姓的愛憂慮而厚重:“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真摯動人。杜甫為天下百姓而作“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李紳看到農民耕田不易而作“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勸誡世人珍惜糧食。這些詩撥動著時代的脈搏,于是,愛民之情自然升華為家國情。“興國”之憂歡是每個時代的主題,說到國,我們不得不再次提到屈原。屈原為民而憂,為國而涕:“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這氣魄,支撐起華夏的尚勇精神。唐安史之亂中,杜甫得知唐政府軍收復失地后,狂喜而誦“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不知杜甫是否已經覺察到,愛國不是屈原獨有,而是流淌在民族血液中的能量。中唐詩人李賀年少體弱,很早就去世了,但仍留下了“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請君暫上凌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說到男兒,自然會想起南宋岳飛,他并非詩詞名家,但他的“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足以讓“男兒”的含義擲地有聲,御敵與詩情并行,不畏風雨兼程。還有“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的南宋詞人辛棄疾,他兼具武將的威猛和文人的情懷,“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辛棄疾是“真的猛士”,也是“柔情英雄”,面對歲月,他微微感嘆:“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一聲“秋”,韶光輪回,提醒世人春天馬上到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詩詞中的人文情懷,貫穿了民族靈魂,在光陰中,它撫慰著我們的人生,走過平地與高山。這情醇厚綿密,與時代的核心價值“為人民”“愛國家”主題不謀而合。是的,民為本,國家持重,詩詞的魅力又一次活在時代精神之中。


        中華文明因交流而多彩,因互鑒而豐富


        尊重我們賴以生存的世界,尊重世界上不同形態的文明,以交流遮蔽隔閡、以互鑒超越沖突,這是人類命運共同體關于不同文明生態的重要闡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們的生活與世界同步,也與全人類相互依存。說到底,人的歷史就是不同社會形態之間相互交流、互為借鑒的歷史。“各國人民同心協力,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這不就是“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么。“萬紫千紅”,融合中的互鑒、交流中的發展。


        互鑒之一,南北文化的融合。古代交通不發達,南北文化有如“駿馬秋風冀北,杏花春雨江南”,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兩種情境。鮮卑族民歌“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是古代北方生活的最佳描述;唐寅的“杏子單杉初脫暖,梨花深院自多風”是南方風土人情的寫照。然而,任何形態都不是永恒的。戰爭、貿易、通婚、交流讓南北文化在碰撞中磨合、融匯。南宋金國文學家元好問崇尚漢文化,他積極學習中原文學,其所寫詩詞亦可以尋到中原文明的影子:“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南窗白日羲皇上,未害淵明是晉人。”代父從軍的花木蘭,在“黃河流水鳴濺濺”、“燕山胡騎鳴啾啾”中立得“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之戰功。中華文明所承載的不僅是功名,還有底線認知,融匯不是退讓,而是“來而不往非禮也”。知己知彼,才能平等交流,相互尊重。


        互鑒之二,善待友邦。唐朝,扶桑國(現在的日本)傾慕中華文化,常派僧侶使團來華學習。當時的日本僧人阿倍仲麻呂來華多年,他改漢語名“晁衡”,他與李白、王維等詩人交情甚厚。一次歸國途中,晁衡船隊遇險,李白誤以為他失事,故作《哭晁卿衡》以示紀念:“日本晁卿辭帝都,征帆一片繞蓬壺。明月不歸沉碧海,白云愁色滿蒼梧。”晚唐詩人韋莊亦在送別日本僧人敬龍,作詩“扶桑已在渺茫中,家在扶桑東更東。此去與師誰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風”。明月、風帆,這詩中的友善,俊逸灑脫,悠揚不古。


        古典詩詞的品質充實了華夏民族的浪漫情懷,立體而有韻味。進入新時代,在這需要情懷的今天,古典詩詞趁勢而起,優美的旋律、動人的樂章再次響徹大地。古人的綿厚詩意,與“中國精神、中國價值”攜手同行,暖意融融。(作者張向榮,系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外國文學文化研究中心教授)

       

       

       

       

       

      主辦:中共岑溪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岑溪市監察委員會   桂ICP備14006758號   桂公網安備 45048102000003號
      地址:廣西岑溪市岑城鎮大中路62號 郵編:543200   
      投稿郵箱:cxxj0609@163.com 聯系電話:0774-8238082

      缅甸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