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s95yg"></th>

<tbody id="s95yg"><pre id="s95yg"></pre></tbody>
    1. <rp id="s95yg"><object id="s95yg"><input id="s95yg"></input></object></rp>

      <th id="s95yg"></th>
      <progress id="s95yg"><big id="s95yg"><noframes id="s95yg"></noframes></big></progress>
      <button id="s95yg"><acronym id="s95yg"><menuitem id="s95yg"></menuitem></acronym></button>
      信譽之花
      文章類型:清風文苑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日期:2018-07-13  

        城市不大,不足百萬人口。


        小區亦小,只有十幾棟樓房。


        罕見的是在西北角,緊挨供熱站的地方,有兩間簡易平房,每天早晨6點至8點,門口常會有十幾個人排著隊。干什么呢?買豆腐、豆漿的。


        這就有點新鮮了。若說四五十年前城市里買豆制品需要排隊,很正常,那時供應不足。可如今,尋尋常常一塊豆腐,讓人家排隊等著買,這豆腐得好成啥樣?


        別說,還真就有人把這個豆腐坊比喻成了一朵花——信譽之花。


        老住戶都記得,十九年前,這個小區剛剛建好,就有一對年輕夫婦背著行李拎著提包住了進來,租用了供熱站廢棄的一個材料倉庫,月租一百五十元。


        倉庫不足四十平方米,一頭是吃住的地方,另一頭開了豆腐坊。小兩口吃多少苦、受多少累,花費多少功夫收拾這個破倉庫誰也沒看見。看見的是:偶然一天,小區里出現了一位腰扎圍裙、胳膊上帶著套袖,衣著得體、落落大方的年輕媳婦,腳蹬三輪車,在小區里響亮地吆喝著——賣豆腐!


        她的出現,如一縷春風,蕩漾在小區各個角落。


        閑聚在樓頭的大叔大媽富有生活經驗且眼睛最尖,一眼就看出她賣的豆腐跟市面上的不同。那豆腐實而不老、嫩而不囊,上面有一層薄薄的黃色油脂,說明制作加工時,大豆所有的營養成分都凝縮在豆腐里,讓人看見就有想嘗一口的欲望。于是,你買一塊,他買一塊,各自拿回家“火力偵察”去了。一品,果然好,久違的口感,豆腐本真的味道。


        豆腐好,賣豆腐的人亦好。爽快,嘴甜,大叔大媽、大哥大姐,凡是買豆腐的人,個個被她叫得心里甜滋滋的。沒用多久,人和豆腐在小區都贏得了好聲譽。


        有熱心善良的大媽給她出主意:閨女,你的豆腐這么好,不放添加劑,不揭豆腐皮,原汁原味,誰吃都覺得可口、放心。可你跟那些沒有正味的豆腐賣一個價錢,太虧啊!得漲漲價,哪怕一塊豆腐漲兩毛錢。別人賣一元錢一塊,你賣一元二角,優質優價,公平合理。


        她聽了嘿嘿一笑,說,謝謝大媽。漲價是要漲的,可現在不行。您想啊,我這豆腐才賣不到仨月。小區這么多人家,沒嘗過我家豆腐的多得是,若現在賣得比別人的貴,誰還肯買我家的。我慢慢來,讓越來越多的人不但知道我家豆腐好吃,還得讓他們知道我家豆腐是怎樣做出來的。


        她們家的豆腐可以出來賣,而豆漿只在豆腐坊賣。這樣一來,想喝豆漿的人只有到豆腐坊來買,順便也就把她家制作豆腐的過程看了一遍。兩口子要的就是這個參觀率。


        泡在缸里的豆子,經電動石磨磨出豆沫兒,鐵鍋煮沸,舀進吊在一個薄鐵桶上方的紗布兜里過濾,點鹵水、壓包、成型。一切都在面上操作。做豆腐的男人性格與他媳婦大相徑庭,寡言少語。有來買豆腐、豆漿的人,他停下手中的活兒,給你裝好,收錢后,立刻又去忙活兒。


        去過豆腐坊的人得出一個共同結論:干凈、衛生、傳統工藝、貨真價實。


        讓人更看好更放心的還不止這些。聚在樓頭休閑的大叔大媽還發現,每天下午三四點鐘,總會有一輛農用三輪車停在豆腐坊門口。開車的人從車上吃力卸下幾個裝滿水的大塑料桶,然后再從屋里抱出幾個裝滿豆腐渣的塑料袋,裝上車,突突突,開走了。有好奇的大叔騎上摩托想看個究竟。出城來到郊區,大約走兩三公里,拐進一個山溝,車在一個叫珍珠村的地方停了下來。大叔一看,什么都明白了。


        原來小區里做豆腐那對年輕夫妻就是這個村的人。這個開農用車的是男人的表弟。自從表哥表嫂去城里開了豆腐坊,哥倆便有個口頭協議:表弟每天負責從村里那口老井裝五桶水運到豆腐坊;表哥把每天的豆腐渣無償送給表弟。表弟用這些豆腐渣喂了幾頭本地品種的黑毛豬,還未長到百斤重,就被本村開農家宴山莊的老板看好,全部包收。


        怪不得這豆腐、豆漿的味道與眾不同,如此鮮美,原來用的是山里的井水。大叔大媽個個都是“小廣告”,消息口口相傳,不脛而走。沒多長時間,不用走街串巷吆喝,豆腐坊變得門庭若市。


        陡然一天,豆腐漲價了。一塊從一元錢漲到一元二角,一袋豆漿從五角錢漲到六角。奇怪的是顧客并沒有因為漲價而減少,倒是不斷增加,連外小區的人也來買。


        豆腐坊火了。周圍小區的居民少有不曉。


        小兩口倒是不溫不火,淡定如初。每天一百五十斤豆子,重復著同一樣式的勞動。顧客從豆腐坊進進出出,一天天數點著日子。表弟的農用三輪車在城鄉之間往往返返,運送著歲月,馱載著憧憬和希望。


        人們看到的是,夫妻倆的生活漸漸有了變化。他們有了孩子,孩子一天天長大,入托、入學、住上了小區的取暖樓。


        伴隨著生活變化的還有漲價的豆腐。別人賣一元五角一塊時,他家賣一元八角;別人賣二元一塊時,他家賣二元五角——比別人賣得稍貴一些。可大家都買賬,依舊顧客盈門,供不應求。


        有人向夫妻倆建議:豆腐、豆漿在小區內外已經形成了品牌,可以擴大一下加工規模,增加人手,多創造些利潤。兩個人聽了都直搖頭。男人說,若往大了整,鬧不好會砸飯碗的。女人連忙隨著說,可不是咋的。這些年多虧鄰居們的支持、幫襯、照顧,成全了這么個生意。讓俺在城里買了樓,供孩子上了大學,老人也可以時不時從鄉下來城里住幾天,享享福,俺心里挺美的。俺兩口子不是不想把這豆腐坊做大,是覺得沒那本事。一旦大了就難免會走樣,一走樣就啥也不是了。這豆腐、豆漿若想好吃,不但豆子得好、水得好、技術得好,最重要的人心得好。人心若不好,只盯著賺錢,什么坑人的事都干得出來。


        近二十年光景,一切都在悄然變化。男人的背略微有些駝了。女人的眼角生出淺淺的皺紋。沒變的是:春夏秋冬,凌晨3點,豆腐坊準時點亮的燈光;早餐時,那條排在門口的長隊;還有那輛往返于城鄉來去都不空載的農用三輪車……(尚書華)

      主辦:中共岑溪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岑溪市監察委員會   桂ICP備14006758號   桂公網安備 45048102000003號
      地址:廣西岑溪市岑城鎮大中路62號 郵編:543200   
      投稿郵箱:cxxj0609@163.com 聯系電話:0774-8238082

      缅甸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