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s95yg"></th>

<tbody id="s95yg"><pre id="s95yg"></pre></tbody>
    1. <rp id="s95yg"><object id="s95yg"><input id="s95yg"></input></object></rp>

      <th id="s95yg"></th>
      <progress id="s95yg"><big id="s95yg"><noframes id="s95yg"></noframes></big></progress>
      <button id="s95yg"><acronym id="s95yg"><menuitem id="s95yg"></menuitem></acronym></button>
      一帶一路與葫蘆文化
      文章類型:清風文苑  來源: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發布日期:2018-08-02  

         葫蘆諧音“福祿”,代表著中國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民族文化基因的重要組成部分。季羨林在對劉堯漢先生所著文章《論中華葫蘆文化》的評述中提到,“我國民族確屬兄弟民族,具有共同的原始葫蘆文化傳統”。葫蘆外形柔和圓潤、線條流暢,上下球體渾然天成,符合“尚和合”“求大同”的理念。“左瓢右瓢,可盛千百福祿;大肚小肚,能容天下萬物”,葫蘆蘊含著多層次的吉祥文化,幸福、平安、和諧、多子等。可以說,葫蘆身上凝結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髓。


        其實,不僅我國人民喜愛葫蘆,“一帶一路”的許多沿線國家人民都對葫蘆與葫蘆文化有共同的情感基礎。一般認為葫蘆的原產地是非洲,我國人民與非洲人民均有源遠流長的葫蘆種植歷史。同時,歷史文獻表明,印度人民對葫蘆“多子多孫”的文化寓意與中國人民有共識,這一點可以由季羨林先生所翻譯的印度大史詩《羅摩衍那》第一篇第三十七章第十七首詩所記載的“須摩底呢,虎般的人!生出來了一個長葫蘆,人們把葫蘆一打破,六萬個兒子從里面跳出”,給予證實。蒙古的民間故事《金鷹》同樣表明,葫蘆在蒙古民間具有繁衍生息的含義。葫蘆作為日用品和吉祥工藝品,受到“一帶一路”沿線各國人民廣泛喜愛。中亞的阿富汗人慣用葫蘆做喜慶場合用的化妝品容器和鼻煙壺。在以色列、土耳其和一些阿拉伯國家,常見葫蘆用作煙具和裝飾工藝品。甚至在美國、日本、南美洲諸國,均可見到葫蘆文化的蹤跡。


        由此可見,葫蘆文化可以成為連接“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文化紐帶之一。眾所周知,盡管“一帶一路”的倡議是開放包容的,但沿線涉及許多個國家,且其范圍還在不斷擴大,各國在政治體制、宗教制度、經濟發展模式等方面尚存在較大差異,亟需共同的文化載體作為交流與合作的橋梁。中國與其他各國在葫蘆實體、葫蘆工藝造型的愛好,以及葫蘆文化內涵的審美習慣等各方面均存在共識,這種依附在葫蘆載體上的文化“共通性”非常寶貴。以葫蘆等傳統文化作為切入點,加強民間交流,可以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之間建立互信、開展合作奠定基礎。


        中國有著悠久而成熟的傳統葫蘆文化。在中國,葫蘆的種植歷史和被作為圖騰崇拜的歷史十分悠久。距今七千年前的浙江河姆渡遺址,曾出土過葫蘆種子,而《詩經·大雅·綿》中有“綿綿瓜瓞,民之初生”的詩句記載。不僅國內學者有大量的葫蘆文化研究文獻,而且基于中國葫蘆文化的影響力,國外的葫蘆專家也非常重視研究中國的葫蘆文化。如德國的吳森吉著有《葫蘆在中國文化上的用途》一文,日本的小南一郎(1991)、田分直一(1981)分別寫出關于中國葫蘆神話的《壺中的宇宙》與《祭壺村——臺灣民俗志》等文章。中國的傳統葫蘆文化已被公認為世界葫蘆文化中的瑰寶。另外,目前中國葫蘆文化產業在資本、市場以及人才方面均具備了一定的產業基礎。中國的葫蘆文化產業專業人才存量大,主要包括葫蘆栽培、剪紙、雕刻等領域的能工巧匠,以及設計師、畫家、民俗學家、收藏家等葫蘆文化方面的專家。中國葫蘆原料的質量與工藝造型技術享譽海外,其文化產品的營銷基礎較好。


        古人云,“道生之,德畜之,物行之,勢成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國的葫蘆文化可以發揚光大,和其他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一起形成合力,增進沿線國家民心相通。(作者:扈慶學,系曲阜師范大學副校長、教授,研究生導師)

       

       

       

       

      主辦:中共岑溪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岑溪市監察委員會   桂ICP備14006758號   桂公網安備 45048102000003號
      地址:廣西岑溪市岑城鎮大中路62號 郵編:543200   
      投稿郵箱:cxxj0609@163.com 聯系電話:0774-8238082

      缅甸娱乐